NyaOH

“信仰使莫扎特恋爱。”
.
.
.
【您画风变得真快xx】
【如果说更粗糙了那是因为有一半都是我趴着画的xxx】
【仔细一看好像是哦更粗糙了xxxx】
.
【以及我真的好喜欢他x】
【以及我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好x】

“嫉妒使萨列里恋爱。”
.
.
.
【初入法扎巨坑xx】
【喜欢萨老师!!xxx】
【考虑再画个小天使xxxx】
【...】
.
【以及抠哥特体快死亡了x】
【以及动作有参考x】

一只大E。
【活动课一小时凉亭里摸的xxx效率堪忧xxx】
【当然只是草稿xxx】
【乱糟糟的假装是街角xxx】

一只大R。
【歌词er】
【昨晚看到er殉情终是泪目...】

这个正三角形【?】是小天使!
正在考虑要不要再指绘一遍...
【以及故意调暗XD】

源自对皮卡叔的深深痴汉力...

【本次通话时长46年】冷战组非友情向|视角切换请注意


“你俏皮地眨着眼
玩世不恭地扬起嘴角
打个呵欠签下协约
我一直在阳光投下的巨大阴影中
悄悄觊觎着你。”

【来玩个游戏吗?
瓜分这堆尚存余热的灰烬
就像他们曾做过的那样
你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对手
但不可以赢哦。】

“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些吧
让焦土上开满金色的花朵。
与你为敌是我的荣幸
我将替天行道
不然提坦诸神该住哪呢?”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
那些可爱的附庸们一同衬托着你。
既然如此
你也大概不会介意
我的朋友们介入我们的关系?】

“等等你想到哪里去了?
明明是我先爱上你。
与占有无关
我只想拥你入怀
再狠狠将你蹴踏于地。”

【你真是与你的政体一样愚蠢
难道你指望着
夏威夷的海风能吹融西伯利亚的坚冰?】

“你真是同你的政体一样天真
难道你自以为
莫斯科的冷淡会熄灭纽约城的热情?”

【一湾海峡
对于你来说
太窄太窄。】

“一道矮墙
对于你来说
太薄太薄。”

【好讽刺啊
是谁声称与占有无关
一边又将我的挚爱夺去?】

“轰轰烈烈的感情无法持久
正如烟花与夜空的亲吻
转瞬即逝。”

【那么我也不介意陪你慢慢玩
你所拥有的一切
包括你自以为正确的幼稚感知
我将让它崩溃、分解
化为指间的虚无。】

“他没错我没错
错在你啊亲爱的。
你所谓的感情已被你亲自毁灭
你所谓的真心已被我弄于股掌
从这颗球到那颗球的距离...”

【我将拥抱天空
征服无尽星海。】

“我将投身大地
征服你的笑颜。”

【放下尊贵的架子吧
是尝试着装作冷淡
还是你的实力不过如此?】

“坏孩子
玩火可是要烧身的哦。
你是在邀请我与你一起燃烧吗?
还是拙劣地单纯只想引起我的注意?”

【放轻松啦
你直白的猜忌我又何尝不知
不要把肮脏的思想说出来哦

先开枪的是你吧?】

“你不是不喜欢我装冷淡吗
枪膛的温度
是不是能满足你的贪餍呢?”

【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你快要被热血冲昏头脑了哦
你快要踏进战争的圈套中了哦

不小心说出来了呢?】

“你我都很清楚
你只是强弩之末。
你只是被困极寒却想涅槃的凤凰
停止你无谓的幻想吧
被我终结是你最好的结局。”


【流星划过天空
它会痛吗?】

“它将在绚丽中寻得自己的归宿。”

【天空会记住它吗?】

“它将在天上留下璀璨的一笔
在大地上留下深沉的足迹。”

【然后长眠于时间的坟场。】

“我说你就不能选个好日子吗?”

【这样天空就能记住流星了啊。】

【它不会陨落】

【自有后人循着它的光迹继续飞行】

【然后】

【击败你】

【给我记好了,我没有输,美/利/坚。】

【--忙音--】






他望着那个积了灰的老式电话机出了神,单调的忙音在他心底久久循环不止。
“不是我的错。”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知道来人是谁,而他不想面对,某种程度上,也不敢。

“你好,请问苏/维/埃还在那边吗……”
“不好意思,他挂了。”






后面的话:好了又是史向这次是冷战组
想必大家也看出来框内为露熊引号内为阿米了吧
国际惯例如有bug请速指出
毕竟我是全员厨不是冷战厨而且真的这次是脑袋一热写的...
嗯基本是用历史事件生硬穿插然后把事件写得很隐晦
...
至于ooc的嫌疑
请原谅与本家设定不符
后妈向的嘛……
我尽量与三次元形象沾边
还请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