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aOH

一只大E。
【活动课一小时凉亭里摸的xxx效率堪忧xxx】
【当然只是草稿xxx】
【乱糟糟的假装是街角xxx】

一只大R。
【歌词er】
【昨晚看到er殉情终是泪目...】

这个正三角形【?】是小天使!
正在考虑要不要再指绘一遍...
【以及故意调暗XD】

源自对皮卡叔的深深痴汉力...

【本次通话时长46年】冷战组非友情向|视角切换请注意


“你俏皮地眨着眼
玩世不恭地扬起嘴角
打个呵欠签下协约
我一直在阳光投下的巨大阴影中
悄悄觊觎着你。”

【来玩个游戏吗?
瓜分这堆尚存余热的灰烬
就像他们曾做过的那样
你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对手
但不可以赢哦。】

“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些吧
让焦土上开满金色的花朵。
与你为敌是我的荣幸
我将替天行道
不然提坦诸神该住哪呢?”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
那些可爱的附庸们一同衬托着你。
既然如此
你也大概不会介意
我的朋友们介入我们的关系?】

“等等你想到哪里去了?
明明是我先爱上你。
与占有无关
我只想拥你入怀
再狠狠将你蹴踏于地。”

【你真是与你的政体一样愚蠢
难道你指望着
夏威夷的海风能吹融西伯利亚的坚冰?】

“你真是同你的政体一样天真
难道你自以为
莫斯科的冷淡会熄灭纽约城的热情?”

【一湾海峡
对于你来说
太窄太窄。】

“一道矮墙
对于你来说
太薄太薄。”

【好讽刺啊
是谁声称与占有无关
一边又将我的挚爱夺去?】

“轰轰烈烈的感情无法持久
正如烟花与夜空的亲吻
转瞬即逝。”

【那么我也不介意陪你慢慢玩
你所拥有的一切
包括你自以为正确的幼稚感知
我将让它崩溃、分解
化为指间的虚无。】

“他没错我没错
错在你啊亲爱的。
你所谓的感情已被你亲自毁灭
你所谓的真心已被我弄于股掌
从这颗球到那颗球的距离...”

【我将拥抱天空
征服无尽星海。】

“我将投身大地
征服你的笑颜。”

【放下尊贵的架子吧
是尝试着装作冷淡
还是你的实力不过如此?】

“坏孩子
玩火可是要烧身的哦。
你是在邀请我与你一起燃烧吗?
还是拙劣地单纯只想引起我的注意?”

【放轻松啦
你直白的猜忌我又何尝不知
不要把肮脏的思想说出来哦

先开枪的是你吧?】

“你不是不喜欢我装冷淡吗
枪膛的温度
是不是能满足你的贪餍呢?”

【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你快要被热血冲昏头脑了哦
你快要踏进战争的圈套中了哦

不小心说出来了呢?】

“你我都很清楚
你只是强弩之末。
你只是被困极寒却想涅槃的凤凰
停止你无谓的幻想吧
被我终结是你最好的结局。”


【流星划过天空
它会痛吗?】

“它将在绚丽中寻得自己的归宿。”

【天空会记住它吗?】

“它将在天上留下璀璨的一笔
在大地上留下深沉的足迹。”

【然后长眠于时间的坟场。】

“我说你就不能选个好日子吗?”

【这样天空就能记住流星了啊。】

【它不会陨落】

【自有后人循着它的光迹继续飞行】

【然后】

【击败你】

【给我记好了,我没有输,美/利/坚。】

【--忙音--】






他望着那个积了灰的老式电话机出了神,单调的忙音在他心底久久循环不止。
“不是我的错。”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知道来人是谁,而他不想面对,某种程度上,也不敢。

“你好,请问苏/维/埃还在那边吗……”
“不好意思,他挂了。”






后面的话:好了又是史向这次是冷战组
想必大家也看出来框内为露熊引号内为阿米了吧
国际惯例如有bug请速指出
毕竟我是全员厨不是冷战厨而且真的这次是脑袋一热写的...
嗯基本是用历史事件生硬穿插然后把事件写得很隐晦
...
至于ooc的嫌疑
请原谅与本家设定不符
后妈向的嘛……
我尽量与三次元形象沾边
还请包容。

【The Great You】 国王米X国设子英

(参考自真实历史)
三月的风,微冷。
漫步在空旷的草原,亚瑟可以感觉到带有晨露的草尖轻抚过他的脚踝,但他根本无心理会。风抚着他的脸颊,男孩略略颤抖了一下。环顾四周,开阔的视野中空无一人。他抽噎着,终于释出了眼泪。屈身蹲下,呆呆地盯着嫩绿的小草,泪水扑向大地,激起一丝同情的波纹,尔后迅速融于露水之中,归于无踪。
真是个没用的人啊,真是个胆小的人啊。
假如只是个人该有多好啊,现在就能结束痛苦了呢。
真是个无能的国啊,真是个懦弱的国啊。
从内到外的撕裂之痛,何时得以结束?
羸弱的身躯瑟瑟发抖着,而偏在此时,北方的强盗又在他的心上插了一刀。
坚持不下去了么……
亚瑟看见黑色的梦魇在身旁游走,那些他曾经最美好的幻想,如今却化为恶魔,在绝望的自己面前伺机而动着。宁静的草原逐渐堕为地狱,它们叫嚣着,所经之处扬起一阵肮脏的尘土,他睁不开眼了。他感到冰冷的尖爪刺向皮肤。
直到...

“嘿,小家伙,你是在哭么?”
他的声音如同一缕暖阳,而只是这短短的一句话,足以在一个绝望透顶的孩子心里驱尽黑暗。亚瑟想循声抬头去望那声音的主人,但他又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泪眼汪汪的可怜相。他匆匆抹着眼泪,而来人却抬起他的手,轻轻用拇指擦拭着他通红的眼眶。良久他停下来,亚瑟睁开了眼。
亚瑟看到了这世上最美的一双眼睛,那是天空的澄净点染着大海的蔚蓝,看似通彻透明,实而深不见底。那双温柔的眼眸不容分说地攫住了他的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染力,仿佛看一眼,便能得到治愈。
“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
亚瑟压低声音,小声到只有自己可以听见。他情知这听上去很可笑,但他还是嗫嚅道:“丹/麦人。”
不料眼前男子微微一笑,捧起亚瑟的脸,看着他小小的一汪碧绿,说道,
“是吗,那我来帮你教训他们。”
“你...打不过他们的。”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真的吗?”
“当然啦。”
“一辈子吗?”
“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牵起亚瑟的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广阔的草原晃悠悠。孩子渐渐高兴起来,蹦跳着,溅起晶莹的露水。

“我叫亚瑟,你呢?”

“阿尔弗雷德。”


他自信地扬起嘴角,挥剑指向苟延残喘的敌兵。战斗始末,他一直把亚瑟护在自己的身后,甚至连血都没让他沾上。孩子颤抖着探出头,对上了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上一秒还如鹰一般犀利的目光顿时柔和起来。阿尔弗雷德抚摸着亚瑟柔软的金发,把眼光投向跪倒在地的敌兵。
“离开这里。”
晚霞勾勒着他伟岸的身影,给他的铠甲镀上金边。阿尔弗雷德遥望着远方,阳光将他的眸映得更加透彻,隐隐泛着的金辉,那是史诗的色彩。他沉默着,将目光投向更远,如一座雕塑,望穿了时空。
良久,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阿尔弗雷德大帝万岁!”
公元871年,阿尔弗雷德继位成为韦塞克斯国王。
亚瑟一直都在远远地看着,尔后,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却笑着抱起亚瑟,“看吧,我能永远保护你了。”
亚瑟用力地往他脸上蹭着,逗得国王咯咯笑。阿尔弗雷德撩起亚瑟碎发,在他额前轻吻了一下。
像是一阵动人的旋律直击内心般,亚瑟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他急匆匆地把自己的脸埋入阿尔弗雷德的臂弯中,他感受到一阵粗糙而温柔的触感划过脊背。阿尔弗雷德宠溺地安抚着怀中的亚瑟,有如哄着自己的亲生孩子般。
就这样吧...
永远都这样吧...
永远都依偎在他的怀抱...
依偎着而不要再醒来...
亚瑟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的时代是一段辉煌的历史,也是亚瑟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他屡次打退来犯,只要有他的地方,亚瑟就不会受伤。他同样爱好文学,教给亚瑟许多新奇的知识,他还颁布了法典,上千字的条文,亚瑟句句牢记在心。
“诶亚瑟,你怎么一直都是这么个小不点,难道你长不大吗?”
“哼,我可是国家,才不要一下子就长大呢,那多无聊啊。”
阿尔弗雷德好奇地睁大了双眼,亚瑟骄傲地环起双臂,抬起头,装出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阿尔弗雷德。“你是国王,我的国王,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
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竟一个转身面向亚瑟单膝跪下,左手抬起亚瑟的小手,右手平放在胸前,抬眼恳切地凝视着亚瑟的双眼。
“尊命,我的主。”
“啊啊不要这样子啦--!你是国王啊喂怎么能说跪就跪呢!!”
阿尔弗雷德儿戏般地摊出笑容,只手抚上亚瑟的脑袋,果真让他安静下来。
“百试不厌啊。”


三十年时间,真的很短。
至少对于亚瑟来说是这样。
病床上的国王痛苦地喘息着,微风吹过破败的窗户,几乎吹灭残烛的余光。亚瑟抽噎着,抑制着泪水。他握着国王苍老的手,就这么感受着他的脉搏微弱下去,他的余温渐渐散尽。
“不许走,阿尔弗雷德...”
国王抬起倦眼,试图在微光中辨出亚瑟的轮廓,但他已经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别哭了...”
亚瑟拼命捂住嘴,强制自己把那些悲伤的情感咽下去。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哭得很可爱...”
亚瑟强颜一笑,仿佛阿尔弗雷德还能看见般。
“我不希望在你的哭泣中离去。所以亚瑟,再为我笑一笑吧...”
亚瑟抬起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双唇,泪水顺着脸颊浸湿阿尔弗雷德的手,亚瑟微颤着牵起了嘴角。
终于,国王如释重负般长吁一口气,喃喃道:
“活下去,我的...”

公元899年10月26日,阿尔弗雷德大帝驾崩,享年五十岁。


阿尔弗雷德离开后,亚瑟异常地冷静。他发现在冷极短的时间内,他长大了。除了偶尔对一些小花小草发呆外,他还是回归了原来的自己。阿尔弗雷德的到来无非只是给自己漫长的一生着笔几点色彩,仅此而已。
国,需要的是满腔的热情,以及必要的无情。
但他还是会对蓝铃花落泪,他不知道原因。



-—-
这是亚瑟第一次踏上这片陌生的大陆。
美州也有草原,广阔无垠,这让他想起了家乡的那片草原,以及初晨草尖上闪闪的露水。
亚瑟的视线被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攫住了,他的内心不由得一颤,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牵引着他前进。
小小身影随着距离的接近而被放大。是一个小孩。他似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身意欲看清楚来人。那一瞬间,大西洋般湛蓝的眼睛与亚瑟绿森般深邃的眼睛相对的那一刻,时间为他们停止了。
亚瑟蹲下,为孩子伸出手。

“我叫亚瑟,你呢?”

“阿尔弗雷德。”



Ps:读英国史看到阿尔大帝的时候突然来的脑洞【沉迷世界史无法自拔】
另外对这段历史了解不多有些内容也参考了度娘
所以有bug请务必指出来哟!(^L^)

【The Sand】丝路组友情向|耀视角


月色
细如白沙。
驼铃阵阵随风飘来你的名字
黄沙漫天中岁月勾勒出你的身影
遥不可及的西域...
神秘古老的东方...
“早啊,大唐。”
我远远地张望着
贪婪地想把你的每一寸笑容尽收眼底

好想好想啊
在月光下酌着你的美酒
弹着我的琴
我喜欢看月光把你的铠甲镀上白金
你喜欢看东风把我的衣袂翩翩吹起
驱马共同狂奔于无尽的荒漠原野
渐渐地追不上你
任由风沙模糊你的背影
任由时光磨平你的足迹

不知何时习惯了久伫于漠北
习惯了去数遍地黄沙
由徒劳粉饰的等待
不正是最美好的吗
风乍起
浅吟一支无言的戈壁悲歌
他说
根本没有所谓的岁月静好
时间留给我的
只有一世的蹉跎
黄沙掩了你的倦容
“大秦,你困了。”
白沙
柔似月色。

原来
你欠下的思念
还是要用我的寂寞来偿还。

公元1453年,拜占廷陷落,罗马帝国灭亡。







附:第一次在lof发帖有点小激动呢(^L^)